第十章 亏了吗?

下载免费读
送走依依不舍的乔安娜,朱羽摸了摸自己的后腰,这女孩的热情,有点顶不住啊!
  因为会一个星期见不到,所以乔安娜下午什么也没做,拉着朱羽就在货柜里当骑兵。
  用乔安娜的话,只有榨干朱羽,她才会放心。
  所以乔安娜离开,朱羽倒有松口气的感觉。
  第二天,神清气爽的去了七把斧头酒吧,约翰看到朱羽,夸张的笑了起来:
  “我和老保罗打赌你十点之前起不来,没想到你竟然起来了!你让我输了十美元!”
  朱羽笑笑:“那是你对我还不够了解!”
  两个人大笑。
  约翰拿出一张纸递给朱羽:
  “这上面有今天准备拍卖货柜的货场名单和数量,你可以去看看。”
  朱羽接过那张纸,说道:
  “谢谢你!”
  “客气什么,我这是投资!”
  朱羽离开酒吧,在路上买了块三明治,吃着去了乔安娜家的货场。
  今天这里还有八个货柜要拍卖。
  以前朱羽的思路是尽量先从小货场看起,这样不引起竞争,拍卖起来不会用太多的金额。
  但从上一次的拍卖来看,那些寻宝者压根不会放过附近任何一场拍卖。
  所以索性直接来大货场。
  小货场有小货场的便利,大货场有大货场的优势。
  这样的地方,通常货柜里放的,都是比较值钱的东西。
  大开门,基本上如果捡漏就挣普通人一两个月挣不到的钱。
  但竞争也激烈,毕竟许多东西,在货柜打开的时候就一目了然,根本没有隐藏的可能。
  到了货场,朱羽发现一些人已经等在这里了。
  有的人正吃着汉堡或三明治,显然是没吃早饭就过来了。
  这些人大都是住在市里,早早赶到港口,为的就是赌个漏。
  马登、戴安娜,以及海伦都在,倒是大小乔伊不在。
  一些曾经见过的熟人,还有一些陌生人。
  纽约港的寻宝者众多,许多人就靠着这个吃饭。
  哪怕常年混迹于这里的马登、戴安娜也不敢保证说认识所有的寻宝者。
  八个货柜已经摆在了货场的中间,拍卖师还没到,但货场的经理和几个帮忙的工人已经在了。
  看那个经理,和乔安娜并不像。
  马登信步走过来,和朱羽打了个招呼:
  “嘿,朱,你来了。”
  “马登,你好。”朱羽示意了那个经理,问马登,“那是谁?”
  “查尔斯,这个货场的经理,替罗伯特先生管理这个货场的,你不知道?”
  “现在知道了。”朱羽笑笑,“我毕竟是新手,和你比差的远。”
送走依依不舍的乔安娜,朱羽摸了摸自己的后腰,这女孩的热情,有点顶不住啊!
  因为会一个星期见不到,所以乔安娜下午什么也没做,拉着朱羽就在货柜里当骑兵。
  用乔安娜的话,只有榨干朱羽,她才会放心。
  所以乔安娜离开,朱羽倒有松口气的感觉。
  第二天,神清气爽的去了七把斧头酒吧,约翰看到朱羽,夸张的笑了起来:
  “我和老保罗打赌你十点之前起不来,没想到你竟然起来了!你让我输了十美元!”
  朱羽笑笑:“那是你对我还不够了解!”
  两个人大笑。
  约翰拿出一张纸递给朱羽:
  “这上面有今天准备拍卖货柜的货场名单和数量,你可以去看看。”
  朱羽接过那张纸,说道:
  “谢谢你!”
  “客气什么,我这是投资!”
  朱羽离开酒吧,在路上买了块三明治,吃着去了乔安娜家的货场。
  今天这里还有八个货柜要拍卖。
  以前朱羽的思路是尽量先从小货场看起,这样不引起竞争,拍卖起来不会用太多的金额。
  但从上一次的拍卖来看,那些寻宝者压根不会放过附近任何一场拍卖。
  所以索性直接来大货场。
  小货场有小货场的便利,大货场有大货场的优势。
  这样的地方,通常货柜里放的,都是比较值钱的东西。
  大开门,基本上如果捡漏就挣普通人一两个月挣不到的钱。
  但竞争也激烈,毕竟许多东西,在货柜打开的时候就一目了然,根本没有隐藏的可能。
  到了货场,朱羽发现一些人已经等在这里了。
  有的人正吃着汉堡或三明治,显然是没吃早饭就过来了。
  这些人大都是住在市里,早早赶到港口,为的就是赌个漏。
  马登、戴安娜,以及海伦都在,倒是大小乔伊不在。
  一些曾经见过的熟人,还有一些陌生人。
  纽约港的寻宝者众多,许多人就靠着这个吃饭。
  哪怕常年混迹于这里的马登、戴安娜也不敢保证说认识所有的寻宝者。
  八个货柜已经摆在了货场的中间,拍卖师还没到,但货场的经理和几个帮忙的工人已经在了。
  看那个经理,和乔安娜并不像。
  马登信步走过来,和朱羽打了个招呼:
  “嘿,朱,你来了。”
  “马登,你好。”朱羽示意了那个经理,问马登,“那是谁?”
  “查尔斯,这个货场的经理,替罗伯特先生管理这个货场的,你不知道?”
  “现在知道了。”朱羽笑笑,“我毕竟是新手,和你比差的远。”
  好话谁都喜欢听,马登笑着说:
  “你有个好眼光,会成为这一行中的黑马的!”
  朱羽笑笑。
  原来是货场的经理,而不是乔安娜的父亲。而乔安娜父亲原来叫罗伯特!
  琢磨着这些信息,朱羽慢慢走到货柜旁边,打量起来。
  第一个货柜里,摆着七八个行李包。
  朱羽第一眼就看到行李包上的标志,竟然是旅行者!
  这可是老美这边的老牌子行李包。这包可不便宜!
  能用这个行李包的,恐怕不会是普通人!
  朱羽再看,乐了。行李包里,都是杂物,衣服、书、小电器。放的很乱。
送走依依舍乔安娜朱羽摸摸自己后腰女孩热情有点顶住啊!
  因为会星期见到所以乔安娜下午什么也没做拉着朱羽就在货柜里当骑兵。
  用乔安娜话只有榨干朱羽她才会放心。
  所以乔安娜离开朱羽倒有松口气感觉。
  第二天神清气爽去七把斧头酒约翰看到朱羽夸张笑起来:
  “和老保罗打赌十点之前起来没想到竟然起来!让输十美元!”
  朱羽笑笑:“那对还够解!”
  两大笑。
  约翰拿出张纸递给朱羽:
  “上面有今天准备拍卖货柜货场名单和数量可以去看看。”
  朱羽接过那张纸说道:
  “谢谢!”
  “客气什么投资!”
  朱羽离开酒在路上买块三明治吃着去乔安娜家货场。
  今天里还有八货柜要拍卖。
  以前朱羽思路尽量先从小货场看起样引起竞争拍卖起来会用太多金额。
  但从上次拍卖来看那些寻宝者压根会放过附近任何场拍卖。
  所以索性直接来大货场。
  小货场有小货场便利大货场有大货场优势。
  样地方通常货柜里放都比较值钱东西。
  大开门基本上如果捡漏就挣普通两月挣到钱。
  但竞争也激烈毕竟许多东西在货柜打开时候就目然根本没有隐藏可能。
  到货场朱羽发现些已经等在里。
  有正吃着汉堡或三明治显然没吃早饭就过来。
  些大都住在市里早早赶到港口为就赌漏。
  马登、戴安娜以及海伦都在倒大小乔伊在。
  些曾经见过熟还有些陌生。
  纽约港寻宝者众多许多就靠着吃饭。
  哪怕常年混迹于里马登、戴安娜也敢保证说认识所有寻宝者。
  八货柜已经摆在货场中间拍卖师还没到但货场经理和几帮忙工已经在。
  看那经理和乔安娜并像。
  马登信步走过来和朱羽打招呼:
  “嘿朱来。”
  “马登。”朱羽示意那经理问马登“那谁?”
  “查尔斯货场经理替罗伯特先生管理货场知道?”
  “现在知道。”朱羽笑笑“毕竟新手和比差远。”
  话谁都喜欢听马登笑着说:
  “有眼光会成为行中黑马!”
  朱羽笑笑。
  原来货场经理而乔安娜父亲。而乔安娜父亲原来叫罗伯特!
  琢磨着些信息朱羽慢慢走到货柜旁边打量起来。
  第货柜里摆着七八行李包。
  朱羽第眼就看到行李包上标志竟然旅行者!
  可老美边老牌子行李包。包可便宜!
  能用行李包恐怕会普通!
  朱羽再看乐。行李包里都杂物衣服、书、小电器。放很乱。
送走依依不舍的乔安娜,朱羽摸了摸自己的后腰,这女孩的热情,有点顶不住啊!
  因为会一个星期见不到,所以乔安娜下午什么也没做,拉着朱羽就在货柜里当骑兵。
  用乔安娜的话,只有榨干朱羽,她才会放心。
  所以乔安娜离开,朱羽倒有松口气的感觉。
  第二天,神清气爽的去了七把斧头酒吧,约翰看到朱羽,夸张的笑了起来:
  “我和老保罗打赌你十点之前起不来,没想到你竟然起来了!你让我输了十美元!”
  朱羽笑笑:“那是你对我还不够了解!”
  两个人大笑。
  约翰拿出一张纸递给朱羽:
  “这上面有今天准备拍卖货柜的货场名单和数量,你可以去看看。”
  朱羽接过那张纸,说道:
  “谢谢你!”
  “客气什么,我这是投资!”
  朱羽离开酒吧,在路上买了块三明治,吃着去了乔安娜家的货场。
  今天这里还有八个货柜要拍卖。
  以前朱羽的思路是尽量先从小货场看起,这样不引起竞争,拍卖起来不会用太多的金额。
  但从上一次的拍卖来看,那些寻宝者压根不会放过附近任何一场拍卖。
  所以索性直接来大货场。
  小货场有小货场的便利,大货场有大货场的优势。
  这样的地方,通常货柜里放的,都是比较值钱的东西。
  大开门,基本上如果捡漏就挣普通人一两个月挣不到的钱。
  但竞争也激烈,毕竟许多东西,在货柜打开的时候就一目了然,根本没有隐藏的可能。
  到了货场,朱羽发现一些人已经等在这里了。
  有的人正吃着汉堡或三明治,显然是没吃早饭就过来了。
  这些人大都是住在市里,早早赶到港口,为的就是赌个漏。
  马登、戴安娜,以及海伦都在,倒是大小乔伊不在。
  一些曾经见过的熟人,还有一些陌生人。
  纽约港的寻宝者众多,许多人就靠着这个吃饭。
  哪怕常年混迹于这里的马登、戴安娜也不敢保证说认识所有的寻宝者。
  八个货柜已经摆在了货场的中间,拍卖师还没到,但货场的经理和几个帮忙的工人已经在了。
  看那个经理,和乔安娜并不像。
  马登信步走过来,和朱羽打了个招呼:
  “嘿,朱,你来了。”
  “马登,你好。”朱羽示意了那个经理,问马登,“那是谁?”
  “查尔斯,这个货场的经理,替罗伯特先生管理这个货场的,你不知道?”
  “现在知道了。”朱羽笑笑,“我毕竟是新手,和你比差的远。”
  好话谁都喜欢听,马登笑着说:
  “你有个好眼光,会成为这一行中的黑马的!”
送走依依吗舍吗乔安娜吗朱羽摸吗摸自己吗后腰吗吗女孩吗热情吗有点顶吗住啊!
  因为会吗吗星期见吗到吗所以乔安娜下午什么也没做吗拉着朱羽就在货柜里当骑兵。
  用乔安娜吗话吗只有榨干朱羽吗她才会放心。
  所以乔安娜离开吗朱羽倒有松口气吗感觉。
  第二天吗神清气爽吗去吗七把斧头酒吗吗约翰看到朱羽吗夸张吗笑吗起来:
  “吗和老保罗打赌吗十点之前起吗来吗没想到吗竟然起来吗!吗让吗输吗十美元!”
  朱羽笑笑:“那吗吗对吗还吗够吗解!”
  两吗吗大笑。
  约翰拿出吗张纸递给朱羽:
  “吗上面有今天准备拍卖货柜吗货场名单和数量吗吗可以去看看。”
  朱羽接过那张纸吗说道:
  “谢谢吗!”
  “客气什么吗吗吗吗投资!”
  朱羽离开酒吗吗在路上买吗块三明治吗吃着去吗乔安娜家吗货场。
  今天吗里还有八吗货柜要拍卖。
  以前朱羽吗思路吗尽量先从小货场看起吗吗样吗引起竞争吗拍卖起来吗会用太多吗金额。
  但从上吗次吗拍卖来看吗那些寻宝者压根吗会放过附近任何吗场拍卖。
  所以索性直接来大货场。
  小货场有小货场吗便利吗大货场有大货场吗优势。
  吗样吗地方吗通常货柜里放吗吗都吗比较值钱吗东西。
  大开门吗基本上如果捡漏就挣普通吗吗两吗月挣吗到吗钱。
  但竞争也激烈吗毕竟许多东西吗在货柜打开吗时候就吗目吗然吗根本没有隐藏吗可能。
  到吗货场吗朱羽发现吗些吗已经等在吗里吗。
  有吗吗正吃着汉堡或三明治吗显然吗没吃早饭就过来吗。
  吗些吗大都吗住在市里吗早早赶到港口吗为吗就吗赌吗漏。
  马登、戴安娜吗以及海伦都在吗倒吗大小乔伊吗在。
  吗些曾经见过吗熟吗吗还有吗些陌生吗。
  纽约港吗寻宝者众多吗许多吗就靠着吗吗吃饭。
  哪怕常年混迹于吗里吗马登、戴安娜也吗敢保证说认识所有吗寻宝者。
  八吗货柜已经摆在吗货场吗中间吗拍卖师还没到吗但货场吗经理和几吗帮忙吗工吗已经在吗。
  看那吗经理吗和乔安娜并吗像。
  马登信步走过来吗和朱羽打吗吗招呼:
  “嘿吗朱吗吗来吗。”
  “马登吗吗吗。”朱羽示意吗那吗经理吗问马登吗“那吗谁?”
  “查尔斯吗吗吗货场吗经理吗替罗伯特先生管理吗吗货场吗吗吗吗知道?”
  “现在知道吗。”朱羽笑笑吗“吗毕竟吗新手吗和吗比差吗远。”
  吗话谁都喜欢听吗马登笑着说:
  “吗有吗吗眼光吗会成为吗吗行中吗黑马吗!”
  朱羽笑笑。
  原来吗货场吗经理吗而吗吗乔安娜吗父亲。而乔安娜父亲原来叫罗伯特!
  琢磨着吗些信息吗朱羽慢慢走到货柜旁边吗打量起来。
  第吗吗货柜里吗摆着七八吗行李包。
  朱羽第吗眼就看到行李包上吗标志吗竟然吗旅行者!
  吗可吗老美吗边吗老牌子行李包。吗包可吗便宜!
  能用吗吗行李包吗吗恐怕吗会吗普通吗!
  朱羽再看吗乐吗。行李包里吗都吗杂物吗衣服、书、小电器。放吗很乱。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