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真命天女?

下载免费读
从老约翰那里出来,朱羽去买了瓶酒,来到了一处公寓。
  一辆警车停在这里。
  朱羽敲门进去,里面出现的,赫然是先前出现在货场的那个警察。
  “保罗,今天谢谢你。”朱羽把酒递了过去,“不然的话,那个坏小子托德可能真就得逞了!”
  “我想他是得逞不了的。”保罗接过酒,笑着让朱羽进屋。
  “我就不进去了,今天还要买点东西,明天得继续挣钱。”
  “你们华夏人这一点让我很不解。”保罗耸耸肩说:“老年人存钱也就罢了。你一个年轻人,赚了也不少钱了,每天不花,就那么存着,这哪里像年轻人?”
  “我存钱自然有用处。”朱羽笑了笑,转身离去。
  “小心点,那个托德不会善罢干休的,小心他报复你!”
  保罗在门口喊着:“有事情及时找我!”
  朱羽边走边挥了挥手。
  保罗是老约翰的侄子,在港口区的警察局里工作。所以当时托德说报警,在看到是保罗过来的时候,朱羽就知道这把稳赢了。
  第二天一早,朱羽借了约翰的二手大皮卡去了机场。
  机场行李部,十几个人围在这里。
  朱羽看了一圈,没有熟悉的人。
  等了一会儿,有人出来,大声说道:
  “今天的规则是这样的,一共有三百个包,分成三堆,每一百个包,一万美元拿走!要买的过来登记交钱!”
  这个人话一说完,立刻就有人抱怨起来:
  “为什么改规则?不是每次五个包或十个包吗?”
  “该死!我根本就没带那么多钱!”
  “狗屎!这帮狗娘养的,每次都换规则!”
  “他们太懒了!根本就不想想我们挣点钱有多难!”
  ……
  朱羽心想一万美元一百个行李,平均一百美元一个,可赌!
  他举了手问:
  “我报名!”
  说着就挤了过去。
  对于朱羽这个另类,那些原本还抱怨的人立刻就看了过来,大多目光不善!
  显然,他们觉得朱羽破坏了规则——他们之所以报怨,不就是想把价格压一压,或者规则改一改吗?
  但朱羽根本不在意他们的眼光。
  一帮不认识的人,有什么好看的?
  “好,算你一个!”负责的人立刻指着朱羽。
  刚才他也听到了那些谈话,原本以为会黄了,没想到出现朱羽这么一个新人。
  朱羽凑上过去,问道:
  “我现在能进去挑一堆吗?”
  “当然可以!”负责人故意大声说:
  “第一个进去的,可以从三堆行李包里挑一包,第二个则从剩下的两个挑,第三个就只能看剩下的了!
  好了,现在已经卖掉一百个了,接下来你们谁有兴趣?”
  那些人还在犹豫,朱羽迅速的就走了进去。
  机场每天都会出现一些旅客丢失或者故意遗弃的行李。
  这些行李放的时间长无人认领,机场就会统一把这些行李拍卖掉。
从老约翰那里出来朱羽去买了瓶酒来到了一处公寓一辆警车停在这里朱羽敲门进去里面出现的赫然是先前出现在货场的那个警察保罗今天谢谢你朱羽把酒递了过去不然的话那个坏小子托德可能真就得逞了我想他是得逞不了的保罗接过酒笑着让朱羽进屋我就不进去了今天还要买点东西明天得继续挣钱你们华夏人这一点让我很不解保罗耸耸肩说老年人存钱也就罢了你一个年轻人赚了也不少钱了每天不花就那么存着这哪里像年轻人我存钱自然有用处朱羽笑了笑转身离去小心点那个托德不会善罢干休的小心他报复你保罗在门口喊着有事情及时找我朱羽边走边挥了挥手保罗是老约翰的侄子在港口区的警察局里工作所以当时托德说报警在看到是保罗过来的时候朱羽就知道这把稳赢了第二天一早朱羽借了约翰的二手大皮卡去了机场机场行李部十几个人围在这里朱羽看了一圈没有熟悉的人等了一会儿有人出来大声说道今天的规则是这样的一共有三百个包分成三堆每一百个包一万美元拿走要买的过来登记交钱这个人话一说完立刻就有人抱怨起来为什么改规则不是每次五个包或十个包吗该死我根本就没带那么多钱狗屎这帮狗娘养的每次都换规则他们太懒了根本就不想想我们挣点钱有多难朱羽心想一万美元一百个行李平均一百美元一个可赌他举了手问我报名说着就挤了过去对于朱羽这个另类那些原本还抱怨的人立刻就看了过来大多目光不善显然他们觉得朱羽破坏了规则他们之所以报怨不就是想把价格压一压或者规则改一改吗但朱羽根本不在意他们的眼光一帮不认识的人有什么好看的好算你一个负责的人立刻指着朱羽刚才他也听到了那些谈话原本以为会黄了没想到出现朱羽这么一个新人朱羽凑上过去问道我现在能进去挑一堆吗当然可以负责人故意大声说第一个进去的可以从三堆行李包里挑一包第二个则从剩下的两个挑第三个就只能看剩下的了好了现在已经卖掉一百个了接下来你们谁有兴趣那些人还在犹豫朱羽迅速的就走了进去机场每天都会出现一些旅客丢失或者故意遗弃的行李这些行李放的时间长无人认领机场就会统一把这些行李拍卖掉和货柜拍卖是一个道理巨大的行李仓库中间摆着三大堆行李包各种各样的包都有几个人负责看守朱羽上前交了钱之后便开始选择起来你得快点儿收钱的人说后面的人来之前你必须确定要选的哪一堆朱羽点点头立刻开启了天眼行李包里衣服玩具书籍小电器等等各种五花八门的东西什么都有来之前朱羽就做了功课旅客行李包里最值钱的通常是手提电脑照相机镜头等这一类东西从老约翰那里出来,朱羽去买了瓶酒,来到了一处公寓。
  一辆警车停在这里。
  朱羽敲门进去,里面出现的,赫然是先前出现在货场的那个警察。
  “保罗,今天谢谢你。”朱羽把酒递了过去,“不然的话,那个坏小子托德可能真就得逞了!”
  “我想他是得逞不了的。”保罗接过酒,笑着让朱羽进屋。
  “我就不进去了,今天还要买点东西,明天得继续挣钱。”
  “你们华夏人这一点让我很不解。”保罗耸耸肩说:“老年人存钱也就罢了。你一个年轻人,赚了也不少钱了,每天不花,就那么存着,这哪里像年轻人?”
  “我存钱自然有用处。”朱羽笑了笑,转身离去。
  “小心点,那个托德不会善罢干休的,小心他报复你!”
  保罗在门口喊着:“有事情及时找我!”
  朱羽边走边挥了挥手。
  保罗是老约翰的侄子,在港口区的警察局里工作。所以当时托德说报警,在看到是保罗过来的时候,朱羽就知道这把稳赢了。
  第二天一早,朱羽借了约翰的二手大皮卡去了机场。
  机场行李部,十几个人围在这里。
  朱羽看了一圈,没有熟悉的人。
  等了一会儿,有人出来,大声说道:
  “今天的规则是这样的,一共有三百个包,分成三堆,每一百个包,一万美元拿走!要买的过来登记交钱!”
  这个人话一说完,立刻就有人抱怨起来:
  “为什么改规则?不是每次五个包或十个包吗?”
  “该死!我根本就没带那么多钱!”
  “狗屎!这帮狗娘养的,每次都换规则!”
  “他们太懒了!根本就不想想我们挣点钱有多难!”
  ……
  朱羽心想一万美元一百个行李,平均一百美元一个,可赌!
  他举了手问:
  “我报名!”
  说着就挤了过去。
  对于朱羽这个另类,那些原本还抱怨的人立刻就看了过来,大多目光不善!
  显然,他们觉得朱羽破坏了规则——他们之所以报怨,不就是想把价格压一压,或者规则改一改吗?
  但朱羽根本不在意他们的眼光。
  一帮不认识的人,有什么好看的?
  “好,算你一个!”负责的人立刻指着朱羽。
  刚才他也听到了那些谈话,原本以为会黄了,没想到出现朱羽这么一个新人。
  朱羽凑上过去,问道:
  “我现在能进去挑一堆吗?”
  “当然可以!”负责人故意大声说:
  “第一个进去的,可以从三堆行李包里挑一包,第二个则从剩下的两个挑,第三个就只能看剩下的了!
  好了,现在已经卖掉一百个了,接下来你们谁有兴趣?”
  那些人还在犹豫,朱羽迅速的就走了进去。
  机场每天都会出现一些旅客丢失或者故意遗弃的行李。
  这些行李放的时间长无人认领,机场就会统一把这些行李拍卖掉。
  和货柜拍卖是一个道理。
  巨大的行李仓库中间摆着三大堆行李包,各种各样的包都有。
  几个人负责看守,朱羽上前交了钱之后,便开始“选择”起来。
  “你得快点儿。”收钱的人说,“后面的人来之前,你必须确定要选的哪一堆。”
  朱羽点点头,立刻开启了天眼。
  行李包里,衣服、玩具、书籍、小电器等等各种五花八门的东西,什么都有!
  来之前朱羽就做了功课,旅客行李包里,最值钱的,通常是手提电脑、照相机、镜头等这一类东西。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