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群起而攻之

下载免费读
那几个家伙不知道朱羽竟然这么能打,吃了一惊的同时,两个拿着家伙叫着上来帮托德,另外一个却向着车子跑去!
  一个上来就要抱朱羽的腰,另外一个则拿着匕首狠狠向朱羽扎了过去!
  朱羽短棍一挑,将那匕首敲落,同时往回一杵,短棍的另一头直接杵在了另外一个混混的腰眼上!
  那个混混闷哼一声,干脆倒在地上抽搐起来!
  出手无情,这一棍可是用了全力的!
  华夏人,天赋就是棍子。从小开始,谁没玩过棍?
  况且朱羽小的时候可是拿着短棍子和小伙伴经常实战了!
  匕首掉落物那个混混后退两步,脸上露出畏惧的表情。
  朱羽无视他,看向了另外一个正在从车里过来的混混,他怒了!
  那个混混手里拿着一个瓶子,上头塞着布,里面有液体,另一手还拿着打火机!
  那个混混狞笑着点燃了打火机,烧着了布头,然后往后一个作势,就要往朱羽的货柜上砸!
  然后就听“呜——”
  的一声响!
  朱羽的短棍已经敲在了他的面门上!
  这还能给你机会?
  “啊——”混混惨叫一声,手一松,那燃烧瓶往后,扔进了车里!
  “轰!”
  车子直接被烧着了!
  朱羽快跑两步,把唯一还能走的那个混混踹翻在地,然后打了报警电话。
  刚离开的保罗有些不开心的来到了这里。
  看到地上躺的四个人和已经烧成骨架的车子,保罗眼睛瞪的跟铜铃一样:
  “这都是你干的?”
  “是,也不是。”朱羽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保罗倒吸了一口冷气,“你说的是真的?你一个人打倒了四个?那你教教我你的功夫吧?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还会功夫!”
  等整个事情处理完,天已经黑了下来。
  和乔安娜视频聊了一会儿,朱羽的心情好了起来。
  美女腻着说“我想你”以及暗示的眼神,让他甚至有现在就去大学的冲动。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
  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掉吧!
  这个货柜宿舍,看来不能长住了。
  保罗最后告诫朱羽:
  “那些拉美裔的人,抱团严重。你今天打倒了四个,很有可能过两天,就会来十几个!这里不安全,你现在有钱了,找个安全点儿的地方吧!”
  朱羽深以为然。
  挂了视频,朱羽开始收拾东西。
  好在本身东西不多,一皮卡车肯定能装下。
  他害怕晚上那些人来报复,便去了附近一家旅馆。
那几个家伙不知道朱羽竟然这么能打,吃了一惊的同时,两个拿着家伙叫着上来帮托德,另外一个却向着车子跑去!
  一个上来就要抱朱羽的腰,另外一个则拿着匕首狠狠向朱羽扎了过去!
  朱羽短棍一挑,将那匕首敲落,同时往回一杵,短棍的另一头直接杵在了另外一个混混的腰眼上!
  那个混混闷哼一声,干脆倒在地上抽搐起来!
  出手无情,这一棍可是用了全力的!
  华夏人,天赋就是棍子。从小开始,谁没玩过棍?
  况且朱羽小的时候可是拿着短棍子和小伙伴经常实战了!
  匕首掉落物那个混混后退两步,脸上露出畏惧的表情。
  朱羽无视他,看向了另外一个正在从车里过来的混混,他怒了!
  那个混混手里拿着一个瓶子,上头塞着布,里面有液体,另一手还拿着打火机!
  那个混混狞笑着点燃了打火机,烧着了布头,然后往后一个作势,就要往朱羽的货柜上砸!
  然后就听“呜——”
  的一声响!
  朱羽的短棍已经敲在了他的面门上!
  这还能给你机会?
  “啊——”混混惨叫一声,手一松,那燃烧瓶往后,扔进了车里!
  “轰!”
  车子直接被烧着了!
  朱羽快跑两步,把唯一还能走的那个混混踹翻在地,然后打了报警电话。
  刚离开的保罗有些不开心的来到了这里。
  看到地上躺的四个人和已经烧成骨架的车子,保罗眼睛瞪的跟铜铃一样:
  “这都是你干的?”
  “是,也不是。”朱羽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保罗倒吸了一口冷气,“你说的是真的?你一个人打倒了四个?那你教教我你的功夫吧?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还会功夫!”
  等整个事情处理完,天已经黑了下来。
  和乔安娜视频聊了一会儿,朱羽的心情好了起来。
  美女腻着说“我想你”以及暗示的眼神,让他甚至有现在就去大学的冲动。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
  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掉吧!
  这个货柜宿舍,看来不能长住了。
  保罗最后告诫朱羽:
  “那些拉美裔的人,抱团严重。你今天打倒了四个,很有可能过两天,就会来十几个!这里不安全,你现在有钱了,找个安全点儿的地方吧!”
  朱羽深以为然。
  挂了视频,朱羽开始收拾东西。
  好在本身东西不多,一皮卡车肯定能装下。
  他害怕晚上那些人来报复,便去了附近一家旅馆。
  虽然贵了点儿,但至少安全。
  朱羽打算明天上午去拍拍货柜,然后下午就去租房子。
  旅馆的老板是一个肥胖的黑裔女人,热情的接待着朱羽,不过房间价格却不便宜,一百美元一晚上。
  不包餐。
  好吧,朱羽倒没觉得很贵——尽管这条件根本比不上国内五百块一晚上的房子。
  人家还包早餐!
  吐槽了一下,朱羽进了房间,匆匆洗漱后就睡了。一天下来,事情太多,实在是有些累了。
  第二天一早,开车去港口,路上买了个汉堡当早餐,去了约翰给报了地点的货场。
  纽约港是世界最大港口之一,每天货柜的吞吐量惊人,而被遗弃的货柜自然也多。
  这里货场不少,光今天一天就有四个货场会拍卖货柜。
  朱羽想着低调,挑了一家不怎么大的只有六个货柜拍卖的小货场。
  在他看来,应该不会碰到熟人才对。
那几家伙知道朱羽竟然么能打吃惊同时两拿着家伙叫着上来帮托德另外却向着车子跑去!
  上来就要抱朱羽腰另外则拿着匕首狠狠向朱羽扎过去!
  朱羽短棍挑将那匕首敲落同时往回杵短棍另头直接杵在另外混混腰眼上!
  那混混闷哼声干脆倒在地上抽搐起来!
  出手无情棍可用全力!
  华夏天赋就棍子。从小开始谁没玩过棍?
  况且朱羽小时候可拿着短棍子和小伙伴经常实战!
  匕首掉落物那混混后退两步脸上露出畏惧表情。
  朱羽无视看向另外正在从车里过来混混怒!
  那混混手里拿着瓶子上头塞着布里面有液体另手还拿着打火机!
  那混混狞笑着点燃打火机烧着布头然后往后作势就要往朱羽货柜上砸!
  然后就听“呜——”
  声响!
  朱羽短棍已经敲在面门上!
  还能给机会?
  “啊——”混混惨叫声手松那燃烧瓶往后扔进车里!
  “轰!”
  车子直接被烧着!
  朱羽快跑两步把唯还能走那混混踹翻在地然后打报警电话。
  刚离开保罗有些开心来到里。
  看到地上躺四和已经烧成骨架车子保罗眼睛瞪跟铜铃样:
  “都干?”
  “也。”朱羽把事情经过讲遍保罗倒吸口冷气“说真?打倒四?那教教功夫?真没想到竟然还会功夫!”
  等整事情处理完天已经黑下来。
  和乔安娜视频聊会儿朱羽心情起来。
  美女腻着说“想”以及暗示眼神让甚至有现在就去大学冲动。
  过想想还算。
  先把眼前事情解决掉!
  货柜宿舍看来能长住。
  保罗最后告诫朱羽:
  “那些拉美裔抱团严重。今天打倒四很有可能过两天就会来十几!里安全现在有钱找安全点儿地方!”
  朱羽深以为然。
  挂视频朱羽开始收拾东西。
  在本身东西多皮卡车肯定能装下。
  害怕晚上那些来报复便去附近家旅馆。
  虽然贵点儿但至少安全。
  朱羽打算明天上午去拍拍货柜然后下午就去租房子。
  旅馆老板肥胖黑裔女热情接待着朱羽过房间价格却便宜百美元晚上。
  包餐。
  朱羽倒没觉得很贵——尽管条件根本比上国内五百块晚上房子。
  家还包早餐!
  吐槽下朱羽进房间匆匆洗漱后就睡。天下来事情太多实在有些累。
  第二天早开车去港口路上买汉堡当早餐去约翰给报地点货场。
  纽约港世界最大港口之每天货柜吞吐量惊而被遗弃货柜自然也多。
  里货场少光今天天就有四货场会拍卖货柜。
  朱羽想着低调挑家怎么大只有六货柜拍卖小货场。
  在看来应该会碰到熟才对。
那几个家伙不知道朱羽竟然这么能打,吃了一惊的同时,两个拿着家伙叫着上来帮托德,另外一个却向着车子跑去!
  一个上来就要抱朱羽的腰,另外一个则拿着匕首狠狠向朱羽扎了过去!
  朱羽短棍一挑,将那匕首敲落,同时往回一杵,短棍的另一头直接杵在了另外一个混混的腰眼上!
  那个混混闷哼一声,干脆倒在地上抽搐起来!
  出手无情,这一棍可是用了全力的!
  华夏人,天赋就是棍子。从小开始,谁没玩过棍?
  况且朱羽小的时候可是拿着短棍子和小伙伴经常实战了!
  匕首掉落物那个混混后退两步,脸上露出畏惧的表情。
  朱羽无视他,看向了另外一个正在从车里过来的混混,他怒了!
  那个混混手里拿着一个瓶子,上头塞着布,里面有液体,另一手还拿着打火机!
  那个混混狞笑着点燃了打火机,烧着了布头,然后往后一个作势,就要往朱羽的货柜上砸!
  然后就听“呜——”
  的一声响!
  朱羽的短棍已经敲在了他的面门上!
  这还能给你机会?
  “啊——”混混惨叫一声,手一松,那燃烧瓶往后,扔进了车里!
  “轰!”
  车子直接被烧着了!
  朱羽快跑两步,把唯一还能走的那个混混踹翻在地,然后打了报警电话。
  刚离开的保罗有些不开心的来到了这里。
  看到地上躺的四个人和已经烧成骨架的车子,保罗眼睛瞪的跟铜铃一样:
  “这都是你干的?”
  “是,也不是。”朱羽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保罗倒吸了一口冷气,“你说的是真的?你一个人打倒了四个?那你教教我你的功夫吧?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还会功夫!”
  等整个事情处理完,天已经黑了下来。
  和乔安娜视频聊了一会儿,朱羽的心情好了起来。
  美女腻着说“我想你”以及暗示的眼神,让他甚至有现在就去大学的冲动。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
  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掉吧!
  这个货柜宿舍,看来不能长住了。
  保罗最后告诫朱羽:
  “那些拉美裔的人,抱团严重。你今天打倒了四个,很有可能过两天,就会来十几个!这里不安全,你现在有钱了,找个安全点儿的地方吧!”
  朱羽深以为然。
  挂了视频,朱羽开始收拾东西。
  好在本身东西不多,一皮卡车肯定能装下。
  他害怕晚上那些人来报复,便去了附近一家旅馆。
  虽然贵了点儿,但至少安全。
  朱羽打算明天上午去拍拍货柜,然后下午就去租房子。
  旅馆的老板是一个肥胖的黑裔女人,热情的接待着朱羽,不过房间价格却不便宜,一百美元一晚上。
  不包餐。
  好吧,朱羽倒没觉得很贵——尽管这条件根本比不上国内五百块一晚上的房子。
  人家还包早餐!
  吐槽了一下,朱羽进了房间,匆匆洗漱后就睡了。一天下来,事情太多,实在是有些累了。
  第二天一早,开车去港口,路上买了个汉堡当早餐,去了约翰给报了地点的货场。
  纽约港是世界最大港口之一,每天货柜的吞吐量惊人,而被遗弃的货柜自然也多。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