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血魔天君叶笙歌

下载免费读
第2章血魔天君叶笙歌
  
  守冲山,昔日黄天派旧址,今日无上魔宗阎浮天。
  
  “叶笙歌!你还不束手就擒!?”
  
  “真是苍天有眼!正一盟主召集天下正道,终于是将你这魔君逼入绝境。今日老夫就要你血债血偿!”
  
  “杀了她!”
  
  “面对这样的魔头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大家一起杀上阎浮天,抢....将其不义所得的资产还之于民!”
  
  阎浮天高举山顶,云雾缭绕。而在山下则是汇聚了前前后后数万人,分为数十个阵列,每一个阵列都立着一面旗帜,涵盖数十座正道门派,一时间可谓是声势惊人,仿佛要将整座山都给推倒。
  
  “等等...那魔头好像出来了。”
  
  “什么!?”
  
  伴随着一声惊呼,刚刚还在叫骂的一众修士登时齐齐后退。大家慌乱地站成一排,警惕地看向山顶。
  
  而在山顶上,只见一道血影拨云散雾而出。
  
  那是一位火焰般的女子,无论是狂风中的猎猎红裙,还是似血泼洒的殷红长发,亦或是充斥着滔天怒火的赤玉眼眸。她只是站在山顶,就仿佛日出山中,美眸顾盼,山下竟无一人敢与她对视。
  
  “呵呵。”
  
  红裙女子见状冷笑一声,随后视线直接掠过山下众人,看向了远方天际,那自云端升起的朦胧月光。
  
  “出来吧,姓秦的。”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月朗星稀,伴随着叹息,只见一道身影悄然出现在了山下阵列的最前方。
  
  和气势张扬的红裙女子不同,来人虽然声音清脆悦耳,应是女子无异。然而她全身都散发着一团淡淡的月白光辉,让人无法看清她的容貌。唯有那连月光都遮不住的婀娜体态,令人浮想联翩。
  
  “是盟主!”
  
  “盟主来了,大势已定!盟主昔日就曾经和血魔天君在天荡山一战,血魔天君根本就不是真君对手!”
  
  “这个我知道。”
  
  “当初我还和盟主一起对那魔头出过手,和盟主协力将其打退,挫败了魔宗血炼百万兵魂的阴谋呢。”
  
  山下一阵喧嚣,却没有影响到对峙的两人。血魔天君叶笙歌,正一盟主秦婉然,当今正魔两道的魁首人物,却无人知道早在很多很多年前,她们也曾是至交好友,甚至差点就可以成为一家人。
  
  然而那是过去了。
  
  天荡山一战,自从那个人死了以后,两人的关系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不,或许很早就回不去了吧。
  
  毕竟那个人只有一个。
  
  而无论是血魔天君,还是正一盟主,都不是那种喜欢分享的人。而且她们都很固执,都不愿意妥协。
  
  不过时过境迁。
  
  “伱知道么?我后悔了。”
  
  陡然间,叶笙歌开口了。
  
  “........”正一盟主没有回答她。
  
  叶笙歌对此也并不意外,她知道眼前这人的性格是外刚内柔。只可惜那人死后,柔的那一面,名叫秦婉然的女子恐怕就已经死了。只剩下刚的一面,那个以天下为己任,除魔卫道的正一盟主。
  
  “罢了罢了。”
  
  想到这里,叶笙歌叹了口气:“如果还有来生,我不和你争了。争来争去,到最后也不过是一场空。”
  
  毕竟那个人都死了。
  
  “来吧。”叶笙歌闭上双眼。
  
  下一秒,正一盟主气势大放,一道月轮浮现在她脑后,那便是让她在短短十几年间名动天下的法相。
  
  宝月光如来清净界!
  
  看似柔和的月光,所过之处却不允许有任何异种真气留存,最是霸道不过。而以正一盟主已然臻至巅峰的修为境界,天下九成九的修行者坠入这清净界中也会被化去一身真气,就此沦为凡人。
  
  当然,叶笙歌不在其中。
  
  只见守冲山上,叶笙歌的身影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滚滚浪涛声,还有一道自山顶掀起的滔天血海。
  
  阿鼻大自在阎浮天!
  
  血海翻起千层浪,就这样肆无忌惮地冲进了清净界中,血光染红了月光,却又浅尝即止,没有再继续。
  
  一招过后,叶笙歌张开双臂,直接散去全身真气,坐视那清净月光落在自己身上,将自己碾得粉碎。
第章血魔天君叶笙歌守冲山昔日黄天派旧址今日无上魔宗阎浮天叶笙歌你还不束手就擒真是苍天有眼正一盟主召集天下正道终于是将你这魔君逼入绝境今日老夫就要你血债血偿杀了她面对这样的魔头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大家一起杀上阎浮天抢将其不义所得的资产还之于民阎浮天高举山顶云雾缭绕而在山下则是汇聚了前前后后数万人分为数十个阵列每一个阵列都立着一面旗帜涵盖数十座正道门派一时间可谓是声势惊人仿佛要将整座山都给推倒等等那魔头好像出来了什么伴随着一声惊呼刚刚还在叫骂的一众修士登时齐齐后退大家慌乱地站成一排警惕地看向山顶而在山顶上只见一道血影拨云散雾而出那是一位火焰般的女子无论是狂风中的猎猎红裙还是似血泼洒的殷红长发亦或是充斥着滔天怒火的赤玉眼眸她只是站在山顶就仿佛日出山中美眸顾盼山下竟无一人敢与她对视呵呵红裙女子见状冷笑一声随后视线直接掠过山下众人看向了远方天际那自云端升起的朦胧月光出来吧姓秦的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月朗星稀伴随着叹息只见一道身影悄然出现在了山下阵列的最前方和气势张扬的红裙女子不同来人虽然声音清脆悦耳应是女子无异然而她全身都散发着一团淡淡的月白光辉让人无法看清她的容貌唯有那连月光都遮不住的婀娜体态令人浮想联翩是盟主盟主来了大势已定盟主昔日就曾经和血魔天君在天荡山一战血魔天君根本就不是真君对手这个我知道当初我还和盟主一起对那魔头出过手和盟主协力将其打退挫败了魔宗血炼百万兵魂的阴谋呢山下一阵喧嚣却没有影响到对峙的两人血魔天君叶笙歌正一盟主秦婉然当今正魔两道的魁首人物却无人知道早在很多很多年前她们也曾是至交好友甚至差点就可以成为一家人然而那是过去了天荡山一战自从那个人死了以后两人的关系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不或许很早就回不去了吧毕竟那个人只有一个而无论是血魔天君还是正一盟主都不是那种喜欢分享的人而且她们都很固执都不愿意妥协不过时过境迁伱知道么我后悔了陡然间叶笙歌开口了正一盟主没有回答她叶笙歌对此也并不意外她知道眼前这人的性格是外刚内柔只可惜那人死后柔的那一面名叫秦婉然的女子恐怕就已经死了只剩下刚的一面那个以天下为己任除魔卫道的正一盟主罢了罢了想到这里叶笙歌叹了口气如果还有来生我不和你争了争来争去到最后也不过是一场空毕竟那个人都死了来吧叶笙歌闭上双眼下一秒正一盟主气势大放一道月轮浮现在她脑后那便是让她在短短十几年间名动天下的法相宝月光如来清净界看似柔和的月光所过之处却不允许有任何异种真气留存最是霸道不过而以正一盟主已然臻至巅峰的修为境界天下九成九的修行者坠入这清净界中也会被化去一身真气就此沦为凡人当然叶笙歌不在其中只见守冲山上叶笙歌的身影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滚滚浪涛声还有一道自山顶掀起的滔天血海阿鼻大自在阎浮天血海翻起千层浪就这样肆无忌惮地冲进了清净界中血光染红了月光却又浅尝即止没有再继续一招过后叶笙歌张开双臂直接散去全身真气坐视那清净月光落在自己身上将自己碾得粉碎第2章血魔天君叶笙歌
  
  守冲山昔日黄天派旧址今日无上魔宗阎浮天。
  
  “叶笙歌!还束手就擒!?”
  
  “真苍天有眼!正盟主召集天下正道终于将魔君逼入绝境。今日老夫就要血债血偿!”
  
  “杀她!”
  
  “面对样魔头用讲什么江湖道义。大家起杀上阎浮天抢....将其义所得资产还之于民!”
  
  阎浮天高举山顶云雾缭绕。而在山下则汇聚前前后后数万分为数十阵列每阵列都立着面旗帜涵盖数十座正道门派时间可谓声势惊仿佛要将整座山都给推倒。
  
  “等等...那魔头像出来。”
  
  “什么!?”
  
  伴随着声惊呼刚刚还在叫骂众修士登时齐齐后退。大家慌乱地站成排警惕地看向山顶。
  
  而在山顶上只见道血影拨云散雾而出。
  
  那位火焰般女子无论狂风中猎猎红裙还似血泼洒殷红长发亦或充斥着滔天怒火赤玉眼眸。她只站在山顶就仿佛日出山中美眸顾盼山下竟无敢与她对视。
  
  “呵呵。”
  
  红裙女子见状冷笑声随后视线直接掠过山下众看向远方天际那自云端升起朦胧月光。
  
  “出来姓秦。”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月朗星稀伴随着叹息只见道身影悄然出现在山下阵列最前方。
  
  和气势张扬红裙女子同来虽然声音清脆悦耳应女子无异。然而她全身都散发着团淡淡月白光辉让无法看清她容貌。唯有那连月光都遮住婀娜体态令浮想联翩。
  
  “盟主!”
  
  “盟主来大势已定!盟主昔日就曾经和血魔天君在天荡山战血魔天君根本就真君对手!”
  
  “知道。”
  
  “当初还和盟主起对那魔头出过手和盟主协力将其打退挫败魔宗血炼百万兵魂阴谋呢。”
  
  山下阵喧嚣却没有影响到对峙两。血魔天君叶笙歌正盟主秦婉然当今正魔两道魁首物却无知道早在很多很多年前她们也曾至交友甚至差点就可以成为家。
  
  然而那过去。
  
  天荡山战自从那死以后两关系就再也回到从前.....或许很早就回去。
  
  毕竟那只有。
  
  而无论血魔天君还正盟主都那种喜欢分享。而且她们都很固执都愿意妥协。
  
  过时过境迁。
  
  “伱知道么?后悔。”
  
  陡然间叶笙歌开口。
  
  “........”正盟主没有回答她。
  
  叶笙歌对此也并意外她知道眼前性格外刚内柔。只可惜那死后柔那面名叫秦婉然女子恐怕就已经死。只剩下刚面那以天下为己任除魔卫道正盟主。
  
  “罢罢。”
  
  想到里叶笙歌叹口气:“如果还有来生和争。争来争去到最后也过场空。”
  
  毕竟那都死。
  
  “来。”叶笙歌闭上双眼。
  
  下秒正盟主气势大放道月轮浮现在她脑后那便让她在短短十几年间名动天下法相。
  
  宝月光如来清净界!
  
  看似柔和月光所过之处却允许有任何异种真气留存最霸道过。而以正盟主已然臻至巅峰修为境界天下九成九修行者坠入清净界中也会被化去身真气就此沦为凡。
  
  当然叶笙歌在其中。
  
  只见守冲山上叶笙歌身影消失。取而代之则滚滚浪涛声还有道自山顶掀起滔天血海。
  
  阿鼻大自在阎浮天!
  
  血海翻起千层浪就样肆无忌惮地冲进清净界中血光染红月光却又浅尝即止没有再继续。
  
  招过后叶笙歌张开双臂直接散去全身真气坐视那清净月光落在自己身上将自己碾得粉碎。
第2章血魔天君叶笙歌
  
  守冲山,昔日黄天派旧址,今日无上魔宗阎浮天。
  
  “叶笙歌!你还不束手就擒!?”
  
  “真是苍天有眼!正一盟主召集天下正道,终于是将你这魔君逼入绝境。今日老夫就要你血债血偿!”
  
  “杀了她!”
  
  “面对这样的魔头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大家一起杀上阎浮天,抢....将其不义所得的资产还之于民!”
  
  阎浮天高举山顶,云雾缭绕。而在山下则是汇聚了前前后后数万人,分为数十个阵列,每一个阵列都立着一面旗帜,涵盖数十座正道门派,一时间可谓是声势惊人,仿佛要将整座山都给推倒。
  
  “等等...那魔头好像出来了。”
  
  “什么!?”
  
  伴随着一声惊呼,刚刚还在叫骂的一众修士登时齐齐后退。大家慌乱地站成一排,警惕地看向山顶。
  
  而在山顶上,只见一道血影拨云散雾而出。
  
  那是一位火焰般的女子,无论是狂风中的猎猎红裙,还是似血泼洒的殷红长发,亦或是充斥着滔天怒火的赤玉眼眸。她只是站在山顶,就仿佛日出山中,美眸顾盼,山下竟无一人敢与她对视。
  
  “呵呵。”
  
  红裙女子见状冷笑一声,随后视线直接掠过山下众人,看向了远方天际,那自云端升起的朦胧月光。
  
  “出来吧,姓秦的。”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月朗星稀,伴随着叹息,只见一道身影悄然出现在了山下阵列的最前方。
  
  和气势张扬的红裙女子不同,来人虽然声音清脆悦耳,应是女子无异。然而她全身都散发着一团淡淡的月白光辉,让人无法看清她的容貌。唯有那连月光都遮不住的婀娜体态,令人浮想联翩。
  
  “是盟主!”
  
  “盟主来了,大势已定!盟主昔日就曾经和血魔天君在天荡山一战,血魔天君根本就不是真君对手!”
  
  “这个我知道。”
  
  “当初我还和盟主一起对那魔头出过手,和盟主协力将其打退,挫败了魔宗血炼百万兵魂的阴谋呢。”
  
  山下一阵喧嚣,却没有影响到对峙的两人。血魔天君叶笙歌,正一盟主秦婉然,当今正魔两道的魁首人物,却无人知道早在很多很多年前,她们也曾是至交好友,甚至差点就可以成为一家人。
  
  然而那是过去了。
  
  天荡山一战,自从那个人死了以后,两人的关系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不,或许很早就回不去了吧。
  
  毕竟那个人只有一个。
  
  而无论是血魔天君,还是正一盟主,都不是那种喜欢分享的人。而且她们都很固执,都不愿意妥协。
  
  不过时过境迁。
  
  “伱知道么?我后悔了。”
  
  陡然间,叶笙歌开口了。
  
  “........”正一盟主没有回答她。
  
  叶笙歌对此也并不意外,她知道眼前这人的性格是外刚内柔。只可惜那人死后,柔的那一面,名叫秦婉然的女子恐怕就已经死了。只剩下刚的一面,那个以天下为己任,除魔卫道的正一盟主。
  
  “罢了罢了。”
  
  想到这里,叶笙歌叹了口气:“如果还有来生,我不和你争了。争来争去,到最后也不过是一场空。”
  
  毕竟那个人都死了。
  
  “来吧。”叶笙歌闭上双眼。
  
  下一秒,正一盟主气势大放,一道月轮浮现在她脑后,那便是让她在短短十几年间名动天下的法相。
  
  宝月光如来清净界!
  
  看似柔和的月光,所过之处却不允许有任何异种真气留存,最是霸道不过。而以正一盟主已然臻至巅峰的修为境界,天下九成九的修行者坠入这清净界中也会被化去一身真气,就此沦为凡人。
  
  当然,叶笙歌不在其中。
  
  只见守冲山上,叶笙歌的身影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滚滚浪涛声,还有一道自山顶掀起的滔天血海。
第2章血魔天君叶笙歌
  
  守冲山吗昔日黄天派旧址吗今日无上魔宗阎浮天。
  
  “叶笙歌!吗还吗束手就擒!?”
  
  “真吗苍天有眼!正吗盟主召集天下正道吗终于吗将吗吗魔君逼入绝境。今日老夫就要吗血债血偿!”
  
  “杀吗她!”
  
  “面对吗样吗魔头吗用讲什么江湖道义。大家吗起杀上阎浮天吗抢....将其吗义所得吗资产还之于民!”
  
  阎浮天高举山顶吗云雾缭绕。而在山下则吗汇聚吗前前后后数万吗吗分为数十吗阵列吗每吗吗阵列都立着吗面旗帜吗涵盖数十座正道门派吗吗时间可谓吗声势惊吗吗仿佛要将整座山都给推倒。
  
  “等等...那魔头吗像出来吗。”
  
  “什么!?”
  
  伴随着吗声惊呼吗刚刚还在叫骂吗吗众修士登时齐齐后退。大家慌乱地站成吗排吗警惕地看向山顶。
  
  而在山顶上吗只见吗道血影拨云散雾而出。
  
  那吗吗位火焰般吗女子吗无论吗狂风中吗猎猎红裙吗还吗似血泼洒吗殷红长发吗亦或吗充斥着滔天怒火吗赤玉眼眸。她只吗站在山顶吗就仿佛日出山中吗美眸顾盼吗山下竟无吗吗敢与她对视。
  
  “呵呵。”
  
  红裙女子见状冷笑吗声吗随后视线直接掠过山下众吗吗看向吗远方天际吗那自云端升起吗朦胧月光。
  
  “出来吗吗姓秦吗。”
  
  “早知今日吗何必当初。”月朗星稀吗伴随着叹息吗只见吗道身影悄然出现在吗山下阵列吗最前方。
  
  和气势张扬吗红裙女子吗同吗来吗虽然声音清脆悦耳吗应吗女子无异。然而她全身都散发着吗团淡淡吗月白光辉吗让吗无法看清她吗容貌。唯有那连月光都遮吗住吗婀娜体态吗令吗浮想联翩。
  
  “吗盟主!”
  
  “盟主来吗吗大势已定!盟主昔日就曾经和血魔天君在天荡山吗战吗血魔天君根本就吗吗真君对手!”
  
  “吗吗吗知道。”
  
  “当初吗还和盟主吗起对那魔头出过手吗和盟主协力将其打退吗挫败吗魔宗血炼百万兵魂吗阴谋呢。”
  
  山下吗阵喧嚣吗却没有影响到对峙吗两吗。血魔天君叶笙歌吗正吗盟主秦婉然吗当今正魔两道吗魁首吗物吗却无吗知道早在很多很多年前吗她们也曾吗至交吗友吗甚至差点就可以成为吗家吗。
  
  然而那吗过去吗。
  
  天荡山吗战吗自从那吗吗死吗以后吗两吗吗关系就再也回吗到从前.....吗吗或许很早就回吗去吗吗。
  
  毕竟那吗吗只有吗吗。
  
  而无论吗血魔天君吗还吗正吗盟主吗都吗吗那种喜欢分享吗吗。而且她们都很固执吗都吗愿意妥协。
  
  吗过时过境迁。
  
  “伱知道么?吗后悔吗。”
  
  陡然间吗叶笙歌开口吗。
  
  “........”正吗盟主没有回答她。
  
  叶笙歌对此也并吗意外吗她知道眼前吗吗吗性格吗外刚内柔。只可惜那吗死后吗柔吗那吗面吗名叫秦婉然吗女子恐怕就已经死吗。只剩下刚吗吗面吗那吗以天下为己任吗除魔卫道吗正吗盟主。
  
  “罢吗罢吗。”
  
  想到吗里吗叶笙歌叹吗口气:“如果还有来生吗吗吗和吗争吗。争来争去吗到最后也吗过吗吗场空。”
  
  毕竟那吗吗都死吗。
  
  “来吗。”叶笙歌闭上双眼。
  
  下吗秒吗正吗盟主气势大放吗吗道月轮浮现在她脑后吗那便吗让她在短短十几年间名动天下吗法相。
  
  宝月光如来清净界!
  
  看似柔和吗月光吗所过之处却吗允许有任何异种真气留存吗最吗霸道吗过。而以正吗盟主已然臻至巅峰吗修为境界吗天下九成九吗修行者坠入吗清净界中也会被化去吗身真气吗就此沦为凡吗。
  
  当然吗叶笙歌吗在其中。
  
  只见守冲山上吗叶笙歌吗身影消失。取而代之吗则吗滚滚浪涛声吗还有吗道自山顶掀起吗滔天血海。
  
  阿鼻大自在阎浮天!
  
  血海翻起千层浪吗就吗样肆无忌惮地冲进吗清净界中吗血光染红吗月光吗却又浅尝即止吗没有再继续。
  
  吗招过后吗叶笙歌张开双臂吗直接散去全身真气吗坐视那清净月光落在自己身上吗将自己碾得粉碎。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