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秦家有女初长成

下载免费读
第7章秦家有女初长成
  
  “血之气,三段!”
  
  天刚蒙蒙亮,秦婉然就起床开始了站桩练功,一个大周天结束后,照常取出鉴气石来鉴定自身状态。
  
  “还是只有三段啊。”
  
  秦婉然见状叹了口气。虽然她的父亲是如今秦家的家主,但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偏偏她这个女儿,天生体弱,哪怕修练了武功也没有什么变化,气血强度始终停留在三段,距离九段都还远。
  
  更别说正式修行了。
  
  按照父亲的说法,九段血之气过后,才能以血练筋,进入凡血境第一重,易筋。从此成为一位武者。
  
  而如果能成为武者的话,自己的身体状态应该也会好很多了。
  
  到了那时,父亲也不用总是因为动用家族的资源为自己购买养身药材,而被家族里的长老们埋怨了。
  
  “继续努力!”
  
  没有给自己休息的时间,秦婉然喝了口水便继续开始了站桩练功,她相信坚持下去总是会有收获的。
  
  然而就在这时。
  
  “哟,这不是我们的秦大小姐么。”
  
  “这么早起来练功啊?”
  
第7章秦家有女初长成
  
  “血之气,三段!”
  
  天刚蒙蒙亮,秦婉然就起床开始了站桩练功,一个大周天结束后,照常取出鉴气石来鉴定自身状态。
  
  “还是只有三段啊。”
  
  秦婉然见状叹了口气。虽然她的父亲是如今秦家的家主,但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偏偏她这个女儿,天生体弱,哪怕修练了武功也没有什么变化,气血强度始终停留在三段,距离九段都还远。
  
  更别说正式修行了。
  
  按照父亲的说法,九段血之气过后,才能以血练筋,进入凡血境第一重,易筋。从此成为一位武者。
  
  而如果能成为武者的话,自己的身体状态应该也会好很多了。
  
  到了那时,父亲也不用总是因为动用家族的资源为自己购买养身药材,而被家族里的长老们埋怨了。
  
  “继续努力!”
  
  没有给自己休息的时间,秦婉然喝了口水便继续开始了站桩练功,她相信坚持下去总是会有收获的。
  
  然而就在这时。
  
  “哟,这不是我们的秦大小姐么。”
  
  “这么早起来练功啊?”
  
  “怎么感觉腿有点抖?”
  
  秦婉然紧闭美眸,感应体内的血之气流转,没有回话。况且也不用睁眼,光听声音她就知道是谁了。
  
  虽然秦婉然的父亲是如今的家主,但是也不可能一手遮天,总是有对手的。而长辈的争斗大多情况下都会影响到双方的子嗣。说话之人,便是一直和秦婉然父亲不对付的一位家中长辈的女儿。
  
  秦婉然也很清楚,对方嫉妒自己。
  
  毕竟比起还在血之气阶段的自己,对方前些天刚刚成为了凡血境第一重易筋的武者,正志得意满呢。
  
  这不,刚突破就来找麻烦了。
  
  不过秦婉然也不在意,毕竟双方身份有别,对方也只能逞逞嘴上功夫,不可能真的对他动手动脚的。
  
  而来人见秦婉然不理她,顿时更加不满了。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
  
  “瞧不起我么!”
  
  “是的。”秦婉然睁开眼,瞥了眼对方:“秦悠雪,我现在正在练功,能请你不要再在这里打扰我么?”
  
  “练功?”
  
  秦悠雪闻言一愣,旋即笑得更刻薄了:“练了这么久还是血之气三段,就这,你也配说自己在练功?”
  
  “更别说还有....还有家主给伱提供的那么多药材了。”
  
  “我可是三个月就九段了。”
  
  “要是有你的待遇,我恐怕都不要三个月,最多一个月.....”
  
  秦悠雪显然是积怨已久,嘲讽的话语如洪水开闸般不断脱口而出。秦婉然见状也只好拿出了杀手锏。
  
  下一秒,就见秦婉然睁开眼,看向秦悠雪,一脸认真地说道:“我爹是家主。”
  
  “神气什么?我爹还是长老呢!”
  
  “我爹是家主。”秦婉然语气不变。
  
  “就算家主,也不能假公济私,浪费家族的资源。”
  
  “我爹是家主。”秦婉然拉高音调。
  
  “家主了不起啊!”秦悠雪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
  
  “家主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秦婉然闻言摇了摇头,随后补充道:“但我爹是家主,这个确实了不起。”
  
  “你....!!!”
  
  秦悠雪气呼呼地拂袖而去了。
  
  而秦婉然则是面色不变,继续站桩练功。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已经很柔弱了,所以对外才不能显得柔弱,否则就真的要被人欺负了。相信这次过后,未来几天自己应该会有几天安稳日子过。
  
  半天时间很快过去。
  
  等到秦婉然终于收功,先是洗了个澡,随后换了身衣服打算去吃午饭的时候,才意外听到了一件事。
  
  “听说了么?黄天派来人了!”
第7章秦家有女初长成
  
  “血之气三段!”
  
  天刚蒙蒙亮秦婉然就起床开始站桩练功大周天结束后照常取出鉴气石来鉴定自身状态。
  
  “还只有三段啊。”
  
  秦婉然见状叹口气。虽然她父亲如今秦家家主但家家都有本难念经。偏偏她女儿天生体弱哪怕修练武功也没有什么变化气血强度始终停留在三段距离九段都还远。
  
  更别说正式修行。
  
  按照父亲说法九段血之气过后才能以血练筋进入凡血境第重易筋。从此成为位武者。
  
  而如果能成为武者话自己身体状态应该也会很多。
  
  到那时父亲也用总因为动用家族资源为自己购买养身药材而被家族里长老们埋怨。
  
  “继续努力!”
  
  没有给自己休息时间秦婉然喝口水便继续开始站桩练功她相信坚持下去总会有收获。
  
  然而就在时。
  
  “哟们秦大小姐么。”
  
  “么早起来练功啊?”
  
  “怎么感觉腿有点抖?”
  
  秦婉然紧闭美眸感应体内血之气流转没有回话。况且也用睁眼光听声音她就知道谁。
  
  虽然秦婉然父亲如今家主但也可能手遮天总有对手。而长辈争斗大多情况下都会影响到双方子嗣。说话之便直和秦婉然父亲对付位家中长辈女儿。
  
  秦婉然也很清楚对方嫉妒自己。
  
  毕竟比起还在血之气阶段自己对方前些天刚刚成为凡血境第重易筋武者正志得意满呢。
  
  刚突破就来找麻烦。
  
  过秦婉然也在意毕竟双方身份有别对方也只能逞逞嘴上功夫可能真对动手动脚。
  
  而来见秦婉然理她顿时更加满。
  
  “喂!什么意思?”
  
  “瞧起么!”
  
  “。”秦婉然睁开眼瞥眼对方:“秦悠雪现在正在练功能请要再在里打扰么?”
  
  “练功?”
  
  秦悠雪闻言愣旋即笑得更刻薄:“练么久还血之气三段就也配说自己在练功?”
  
  “更别说还有....还有家主给伱提供那么多药材。”
  
  “可三月就九段。”
  
  “要有待遇恐怕都要三月最多月.....”
  
  秦悠雪显然积怨已久嘲讽话语如洪水开闸般断脱口而出。秦婉然见状也只拿出杀手锏。
  
  下秒就见秦婉然睁开眼看向秦悠雪脸认真地说道:“爹家主。”
  
  “神气什么?爹还长老呢!”
  
  “爹家主。”秦婉然语气变。
  
  “就算家主也能假公济私浪费家族资源。”
  
  “爹家主。”秦婉然拉高音调。
  
  “家主起啊!”秦悠雪气急败坏地跺跺脚。
  
  “家主没有什么起。”秦婉然闻言摇摇头随后补充道:“但爹家主确实起。”
  
  “....!!!”
  
  秦悠雪气呼呼地拂袖而去。
  
  而秦婉然则面色变继续站桩练功。她很清楚自己身体已经很柔弱所以对外才能显得柔弱否则就真要被欺负。相信次过后未来几天自己应该会有几天安稳日子过。
  
  半天时间很快过去。
  
  等到秦婉然终于收功先洗澡随后换身衣服打算去吃午饭时候才意外听到件事。
  
  “听说么?黄天派来!”
第7章秦家有女初长成
  
  “血之气,三段!”
  
  天刚蒙蒙亮,秦婉然就起床开始了站桩练功,一个大周天结束后,照常取出鉴气石来鉴定自身状态。
  
  “还是只有三段啊。”
  
  秦婉然见状叹了口气。虽然她的父亲是如今秦家的家主,但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偏偏她这个女儿,天生体弱,哪怕修练了武功也没有什么变化,气血强度始终停留在三段,距离九段都还远。
  
  更别说正式修行了。
  
  按照父亲的说法,九段血之气过后,才能以血练筋,进入凡血境第一重,易筋。从此成为一位武者。
  
  而如果能成为武者的话,自己的身体状态应该也会好很多了。
  
  到了那时,父亲也不用总是因为动用家族的资源为自己购买养身药材,而被家族里的长老们埋怨了。
  
  “继续努力!”
  
  没有给自己休息的时间,秦婉然喝了口水便继续开始了站桩练功,她相信坚持下去总是会有收获的。
  
  然而就在这时。
  
  “哟,这不是我们的秦大小姐么。”
  
  “这么早起来练功啊?”
  
  “怎么感觉腿有点抖?”
  
  秦婉然紧闭美眸,感应体内的血之气流转,没有回话。况且也不用睁眼,光听声音她就知道是谁了。
  
  虽然秦婉然的父亲是如今的家主,但是也不可能一手遮天,总是有对手的。而长辈的争斗大多情况下都会影响到双方的子嗣。说话之人,便是一直和秦婉然父亲不对付的一位家中长辈的女儿。
  
  秦婉然也很清楚,对方嫉妒自己。
  
  毕竟比起还在血之气阶段的自己,对方前些天刚刚成为了凡血境第一重易筋的武者,正志得意满呢。
  
  这不,刚突破就来找麻烦了。
  
  不过秦婉然也不在意,毕竟双方身份有别,对方也只能逞逞嘴上功夫,不可能真的对他动手动脚的。
  
  而来人见秦婉然不理她,顿时更加不满了。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
  
  “瞧不起我么!”
  
  “是的。”秦婉然睁开眼,瞥了眼对方:“秦悠雪,我现在正在练功,能请你不要再在这里打扰我么?”
  
  “练功?”
  
  秦悠雪闻言一愣,旋即笑得更刻薄了:“练了这么久还是血之气三段,就这,你也配说自己在练功?”
  
  “更别说还有....还有家主给伱提供的那么多药材了。”
  
  “我可是三个月就九段了。”
  
  “要是有你的待遇,我恐怕都不要三个月,最多一个月.....”
  
  秦悠雪显然是积怨已久,嘲讽的话语如洪水开闸般不断脱口而出。秦婉然见状也只好拿出了杀手锏。
  
  下一秒,就见秦婉然睁开眼,看向秦悠雪,一脸认真地说道:“我爹是家主。”
  
  “神气什么?我爹还是长老呢!”
  
  “我爹是家主。”秦婉然语气不变。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