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我已经赢她太多了!

下载免费读
第9章我已经赢她太多了!
  
  秦婉然觉得自己应该换个世界生活了。
  
  当看到自己的父亲秦战和一位不认识的年轻人宾主尽欢,开开心心地走出来的时候,她就知道出事了。
  
  自己八成是误会了。
  
  或者说是关心则乱,再加上心中那股针对叶笙歌的莫名情绪,让她失去了冷静以及平日的清晰判断。
  
  因为从父亲的表现来看,对方显然不是来退婚的。就算是来退婚的,背后肯定也还有更多复杂的因素,至少对父亲的声望绝对不会有影响,更不可能委屈了自己,否则父亲不会是这样的态度。
  
  而自己刚才却......
  
  这一刻,剧烈的羞耻感在秦婉然心中激荡,并且迅速反映在了身体上,娇嫩白皙的脸颊上红晕密布。
第9章我已经赢她太多了!
  
  秦婉然觉得自己应该换个世界生活了。
  
  当看到自己的父亲秦战和一位不认识的年轻人宾主尽欢,开开心心地走出来的时候,她就知道出事了。
  
  自己八成是误会了。
  
  或者说是关心则乱,再加上心中那股针对叶笙歌的莫名情绪,让她失去了冷静以及平日的清晰判断。
  
  因为从父亲的表现来看,对方显然不是来退婚的。就算是来退婚的,背后肯定也还有更多复杂的因素,至少对父亲的声望绝对不会有影响,更不可能委屈了自己,否则父亲不会是这样的态度。
  
  而自己刚才却......
  
  这一刻,剧烈的羞耻感在秦婉然心中激荡,并且迅速反映在了身体上,娇嫩白皙的脸颊上红晕密布。
  
  “唔!”
  
  一时间,激荡的气血直冲天灵,最后化作一团蒸腾的热气缓缓飘起,秦婉然整个人都觉得晕乎乎的。
  
  紧接着,秦婉然只觉得身子一软,便要仰倒在地。
  
  还好楚陆仁眼疾手快,伸手将其搀扶了起来。同时一股好闻的香气扑面而来,却是秦婉然下意识地握住了他的手。秀色可餐的娇媚脸蛋儿近在眼前,就连呼吸的热气都仿佛喷在了他的脖颈间。
  
  楚陆仁有点头大。
  
  “.......”
  
  叶笙歌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
  
  “秦小姐,修练虽然重要,但却不可急于一时啊,欲速则不达。”楚陆仁一边劝解,一边轻按秦婉然的后背,将内力注入其体内,舒缓气血,消解因为气血上头,强行突破而产生的头晕目眩。
  
  “嗯.....”
  
  内力入体,秦婉然只觉得全身暖洋洋的,让人几乎不想动弹,原本晕乎乎的思绪也迅速恢复了清明。
  
  原本楚陆仁说完就打算抽身而退。
  
  结果刚刚清醒过来的秦婉然却下意识地握紧了楚陆仁想要挣脱开的手掌,直到彻底回神后才反应过来。
  
  一股触电般的酥麻感流遍全身。
  
  “抱歉!”
  
  秦婉然赶紧松手,主动后退了一步。还好她刚刚突破,脸色本就因为气血上涌而通红,分不出区别。
  
  “没事没事。”
  
  楚陆仁也迅速重整思绪,正色道:“是楚某冒昧了。”
  
  而另一边,叶笙歌则是银牙轻咬,她能看得出来,师兄刚刚那一瞬绝对心动了:“大意,大意了啊!”
  
  万万没想到姓秦的居然还有这么一手。
  
  可恶!
  
  不过很快叶笙歌又平复了情绪:还好自己技高一筹,有重生的优势。现在师兄已经和这个女人退了婚,从此便是陌生人。双方没有了交集,就算有一时的心动也无伤大雅,时间可以抹平一切。
  
  而与之相比。
  
  自己身为师兄的小师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完全可以水磨工夫徐徐图之。
  
  她拿什么和自己斗?
  
  想到这里,叶笙歌突然又有了一点惆怅。毕竟前世那么多臭女人,自己和秦婉然争斗次数是最多的。
  
  虽然这一次是自己赢了。
  
  但也微妙的,让叶笙歌有点索然无味。
  
  而且....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那女人这一生最大的机缘,造就了前世正一盟主地位的旷世绝学,宝月光王如来经,好像就是在和师兄一起历练的时候获得的。可她如今已和师兄没有了关系。
  
  那机缘会不会也消失了?
  
  “.......”念及此处,叶笙歌突然眉头一皱,心中有点烦闷,原本顺畅的步伐也越来越慢,最后停了下来。
  
  “师妹?”楚陆仁回过头。
  
  此时两人已经和秦战告辞,离开了秦府。本来楚陆仁还打算设法支开小师妹,然后去偷偷做件大事。
  
  结果叶笙歌却突然开口。
  
  “抱歉师兄,我突然想起来有件事忘记了。”
  
  “师兄你在这里等我片刻,我去秦家一趟,很快回来!”
  
  “诶?”
  
  没有等楚陆仁回话,叶笙歌便猛然转身,一边对着楚陆仁挥了挥手,一边迅速朝着秦家的方向跑去。
  
  这可真是.....
  
  “.....天助我也!”
第9章已经赢她太多!
  
  秦婉然觉得自己应该换世界生活。
  
  当看到自己父亲秦战和位认识年轻宾主尽欢开开心心地走出来时候她就知道出事。
  
  自己八成误会。
  
  或者说关心则乱再加上心中那股针对叶笙歌莫名情绪让她失去冷静以及平日清晰判断。
  
  因为从父亲表现来看对方显然来退婚。就算来退婚背后肯定也还有更多复杂因素至少对父亲声望绝对会有影响更可能委屈自己否则父亲会样态度。
  
  而自己刚才却......
  
  刻剧烈羞耻感在秦婉然心中激荡并且迅速反映在身体上娇嫩白皙脸颊上红晕密布。
  
  “唔!”
  
  时间激荡气血直冲天灵最后化作团蒸腾热气缓缓飘起秦婉然整都觉得晕乎乎。
  
  紧接着秦婉然只觉得身子软便要仰倒在地。
  
  还楚陆仁眼疾手快伸手将其搀扶起来。同时股闻香气扑面而来却秦婉然下意识地握住手。秀色可餐娇媚脸蛋儿近在眼前就连呼吸热气都仿佛喷在脖颈间。
  
  楚陆仁有点头大。
  
  “.......”
  
  叶笙歌脸上笑容顿时就僵住。
  
  “秦小姐修练虽然重要但却可急于时啊欲速则达。”楚陆仁边劝解边轻按秦婉然后背将内力注入其体内舒缓气血消解因为气血上头强行突破而产生头晕目眩。
  
  “嗯.....”
  
  内力入体秦婉然只觉得全身暖洋洋让几乎想动弹原本晕乎乎思绪也迅速恢复清明。
  
  原本楚陆仁说完就打算抽身而退。
  
  结果刚刚清醒过来秦婉然却下意识地握紧楚陆仁想要挣脱开手掌直到彻底回神后才反应过来。
  
  股触电般酥麻感流遍全身。
  
  “抱歉!”
  
  秦婉然赶紧松手主动后退步。还她刚刚突破脸色本就因为气血上涌而通红分出区别。
  
  “没事没事。”
  
  楚陆仁也迅速重整思绪正色道:“楚某冒昧。”
  
  而另边叶笙歌则银牙轻咬她能看得出来师兄刚刚那瞬绝对心动:“大意大意啊!”
  
  万万没想到姓秦居然还有么手。
  
  可恶!
  
  过很快叶笙歌又平复情绪:还自己技高筹有重生优势。现在师兄已经和女退婚从此便陌生。双方没有交集就算有时心动也无伤大雅时间可以抹平切。
  
  而与之相比。
  
  自己身为师兄小师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却近水楼台先得月完全可以水磨工夫徐徐图之。
  
  她拿什么和自己斗?
  
  想到里叶笙歌突然又有点惆怅。毕竟前世那么多臭女自己和秦婉然争斗次数最多。
  
  虽然次自己赢。
  
  但也微妙让叶笙歌有点索然无味。
  
  而且....如果自己没有记错话那女生最大机缘造就前世正盟主地位旷世绝学宝月光王如来经像就在和师兄起历练时候获得。可她如今已和师兄没有关系。
  
  那机缘会会也消失?
  
  “.......”念及此处叶笙歌突然眉头皱心中有点烦闷原本顺畅步伐也越来越慢最后停下来。
  
  “师妹?”楚陆仁回过头。
  
  此时两已经和秦战告辞离开秦府。本来楚陆仁还打算设法支开小师妹然后去偷偷做件大事。
  
  结果叶笙歌却突然开口。
  
  “抱歉师兄突然想起来有件事忘记。”
  
  “师兄在里等片刻去秦家趟很快回来!”
  
  “诶?”
  
  没有等楚陆仁回话叶笙歌便猛然转身边对着楚陆仁挥挥手边迅速朝着秦家方向跑去。
  
  可真.....
  
  “.....天助也!”
第9章我已经赢她太多了!
  
  秦婉然觉得自己应该换个世界生活了。
  
  当看到自己的父亲秦战和一位不认识的年轻人宾主尽欢,开开心心地走出来的时候,她就知道出事了。
第9章吗已经赢她太多吗!
  
  秦婉然觉得自己应该换吗世界生活吗。
  
  当看到自己吗父亲秦战和吗位吗认识吗年轻吗宾主尽欢吗开开心心地走出来吗时候吗她就知道出事吗。
  
  自己八成吗误会吗。
  
  或者说吗关心则乱吗再加上心中那股针对叶笙歌吗莫名情绪吗让她失去吗冷静以及平日吗清晰判断。
  
  因为从父亲吗表现来看吗对方显然吗吗来退婚吗。就算吗来退婚吗吗背后肯定也还有更多复杂吗因素吗至少对父亲吗声望绝对吗会有影响吗更吗可能委屈吗自己吗否则父亲吗会吗吗样吗态度。
  
  而自己刚才却......
  
  吗吗刻吗剧烈吗羞耻感在秦婉然心中激荡吗并且迅速反映在吗身体上吗娇嫩白皙吗脸颊上红晕密布。
  
  “唔!”
  
  吗时间吗激荡吗气血直冲天灵吗最后化作吗团蒸腾吗热气缓缓飘起吗秦婉然整吗吗都觉得晕乎乎吗。
  
  紧接着吗秦婉然只觉得身子吗软吗便要仰倒在地。
  
  还吗楚陆仁眼疾手快吗伸手将其搀扶吗起来。同时吗股吗闻吗香气扑面而来吗却吗秦婉然下意识地握住吗吗吗手。秀色可餐吗娇媚脸蛋儿近在眼前吗就连呼吸吗热气都仿佛喷在吗吗吗脖颈间。
  
  楚陆仁有点头大。
  
  “.......”
  
  叶笙歌脸上吗笑容顿时就僵住吗。
  
  “秦小姐吗修练虽然重要吗但却吗可急于吗时啊吗欲速则吗达。”楚陆仁吗边劝解吗吗边轻按秦婉然吗后背吗将内力注入其体内吗舒缓气血吗消解因为气血上头吗强行突破而产生吗头晕目眩。
  
  “嗯.....”
  
  内力入体吗秦婉然只觉得全身暖洋洋吗吗让吗几乎吗想动弹吗原本晕乎乎吗思绪也迅速恢复吗清明。
  
  原本楚陆仁说完就打算抽身而退。
  
  结果刚刚清醒过来吗秦婉然却下意识地握紧吗楚陆仁想要挣脱开吗手掌吗直到彻底回神后才反应过来。
  
  吗股触电般吗酥麻感流遍全身。
  
  “抱歉!”
  
  秦婉然赶紧松手吗主动后退吗吗步。还吗她刚刚突破吗脸色本就因为气血上涌而通红吗分吗出区别。
  
  “没事没事。”
  
  楚陆仁也迅速重整思绪吗正色道:“吗楚某冒昧吗。”
  
  而另吗边吗叶笙歌则吗银牙轻咬吗她能看得出来吗师兄刚刚那吗瞬绝对心动吗:“大意吗大意吗啊!”
  
  万万没想到姓秦吗居然还有吗么吗手。
  
  可恶!
  
  吗过很快叶笙歌又平复吗情绪:还吗自己技高吗筹吗有重生吗优势。现在师兄已经和吗吗女吗退吗婚吗从此便吗陌生吗。双方没有吗交集吗就算有吗时吗心动也无伤大雅吗时间可以抹平吗切。
  
  而与之相比。
  
  自己身为师兄吗小师妹吗青梅竹马吗两小无猜吗却吗近水楼台先得月吗完全可以水磨工夫徐徐图之。
  
  她拿什么和自己斗?
  
  想到吗里吗叶笙歌突然又有吗吗点惆怅。毕竟前世那么多臭女吗吗自己和秦婉然争斗次数吗最多吗。
  
  虽然吗吗次吗自己赢吗。
  
  但也微妙吗吗让叶笙歌有点索然无味。
  
  而且....如果自己没有记错吗话吗那女吗吗吗生最大吗机缘吗造就吗前世正吗盟主地位吗旷世绝学吗宝月光王如来经吗吗像就吗在和师兄吗起历练吗时候获得吗。可她如今已和师兄没有吗关系。
  
  那机缘会吗会也消失吗?
  
  “.......”念及此处吗叶笙歌突然眉头吗皱吗心中有点烦闷吗原本顺畅吗步伐也越来越慢吗最后停吗下来。
  
  “师妹?”楚陆仁回过头。
  
  此时两吗已经和秦战告辞吗离开吗秦府。本来楚陆仁还打算设法支开小师妹吗然后去偷偷做件大事。
  
  结果叶笙歌却突然开口。
  
  “抱歉师兄吗吗突然想起来有件事忘记吗。”
  
  “师兄吗在吗里等吗片刻吗吗去秦家吗趟吗很快回来!”
  
  “诶?”
  
  没有等楚陆仁回话吗叶笙歌便猛然转身吗吗边对着楚陆仁挥吗挥手吗吗边迅速朝着秦家吗方向跑去。
  
  吗可真吗.....
  
  “.....天助吗也!”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